柏林墙倒塌:东德足球联赛的辉煌与落幕

1989年11月8日,东德足球联赛倒数第二个赛季,德累斯顿迪纳摩在这一天以3:1战胜马格德堡,赢得了冠军争夺的“关键战”。第二天,柏林墙倒塌,他们的足球也随之倒塌。

1989年,东德足球联赛倒数第二个赛季德甲联赛实力,冠军是德累斯顿迪纳摩,因为马格德堡在联赛最后一轮不敌开姆尼茨,当时开姆尼茨还叫马克思城。一个赛季之后的1991年5月,东德足球联赛解散,8支东德俱乐部合并为西德足球联赛。罗斯托克和德累斯顿迪纳摩分别作为东德最后一个赛季的冠亚军获得了德甲资格,另外6支球队进入了德甲联赛。作为唯一一支夺得过欧洲冠军联赛(1974年欧洲优胜者杯)的东德俱乐部,马格德堡甚至没能进入前两个联赛。

25年前的这个月,柏林墙倒塌,德国足球统一,东德球队得以参加德甲联赛。但统一后的德甲联赛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顺利,罗斯托克苦苦挣扎一个赛季后降级,德累斯顿迪纳摩则排在中下游。此后,东德各支球队一直在为德甲联赛的一席之地而苦苦挣扎。如今的德甲联赛中,已经没有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俱乐部。上一支出现在德甲联赛中的前东德俱乐部是2008/09赛季的科特布斯能源队。

曾经引以为傲的东德足球的没落让国外观察家们震惊。东西德统一虽然给新国家带来了繁荣发展机遇,但也正是这为东德俱乐部走向灭亡打开了大门。柏林墙倒塌仅六天后,东德与奥地利在维也纳进行了一场世界杯预选赛,看台上坐着不少于100名来自欧洲俱乐部的球探,其中勒沃库森的代表就坐在东德替补席上与东德球星谈价钱。赛季结束后,德累斯顿迪纳摩失去了包括马蒂亚斯·萨默尔、汉斯·皮尔茨在内的5名球星,他们都加盟了德甲的其他俱乐部。在德甲,不稳定的财政状况和球队结构让这些东部球队难以与前西德的高水平俱乐部抗衡。而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情况也没有太大改观。

数字

8

1991年,原东德足球联赛的8支球队加入西德足球联赛后,德甲联赛中便再无他们的身影。上一次德甲联赛中出现前东德球队是2008/09赛季的科特布斯队。

24万

而前途光明的天才球员里科·施泰因曼也从科隆队获得了丰厚的合同,俱乐部不得不承诺大幅加薪以留住他。当地一家报纸称,施泰因曼的年薪高达24万马克,相当于当时约8.2万英镑。对于当时需要等待17年才能拿到一辆汽车的东德人来说,这样的数字对东德球员来说颇具吸引力。

现象

东部缺乏大赞助商

东部球队之所以难以与前西德高水平球队抗衡,主要原因是东部地区缺乏大赞助商。据《体育报》报道,德国共有1.3万家大型企业,但其中只有1400家位于东部。最新研究结果显示,与经济发达的西部相比,东部的经济实力指数仍低30%。

看看今天的德甲和德乙积分榜,就能明白经济因素在过去十年中发挥了多么重要的作用。大众赞助的沃尔夫斯堡现在位居德甲第二;奥迪赞助的因戈尔施塔特则位居德甲榜首。1989 年 11 月,当德累斯顿迪纳摩和马格德堡还在泥泞的足球场上争夺冠军时,沃尔夫斯堡还在德丙联赛中踢球;那时因戈尔施塔特还不存在。

同样,霍芬海姆是德国足球发展模式的完美典范,2000年他们还在德国足球联赛第五级联赛踢球,但2008年就升入了德甲,崛起速度令人惊叹。霍芬海姆的成功得益于终身球迷、SAP系统合作伙伴霍普对球队的巨额投资,让这支乡村球队焕然一新,自2008年升入德甲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顶级联赛。近日,运动功能饮料生产商红牛想把这一模式复制到莱比锡队,在萨尔茨堡红牛和纽约红牛取得成功经验后,2009年接手了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在新模式下,莱比锡三年内两次升级,目前身处德国第三联赛。

那么德甲联赛实力,这是否意味着,德累斯顿迪纳摩队尽管拥有庞大的球迷基础,或者马格德堡队尽管拥有悠久的历史,却几乎没有机会东山再起呢?

“我认为没有什么希望,”哈雷俱乐部主席沙德里奇说,“五年后,德甲联赛中来自东部的球队数量将比现在更多。”不过,前德累斯顿迪纳摩队和东德国家队主教练盖尔对此表示怀疑:“我认为东部足球的状况几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我对此并不十分乐观。”

尴尬的

1+1 不等于 2

两德统一之时,德国足坛一些人为来自东部足球人才的融入而欣喜,但由于两德足球水平相差巨大,来自原东德球员的加入并没有达到1+1=2的理想效果。从这些离开东德的球员的情况来看德甲联赛实力,他们在新环境中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皮尔茨在科隆只呆了三个月,虽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宝马,全家也搬进了漂亮的房子,但32岁的他却很郁闷,因为他不是萨默尔那样炙手可热的年轻球员。“没人会跟你说话,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个傻瓜。”皮尔茨说。

1990年10月,皮尔茨重返东德球队德累斯顿迪纳摩。但后来名宿施泰因曼表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皮尔茨应该继续留在科隆俱乐部。“留在西德不只是比别人多挣一点,而是多很多。”施泰因曼2010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德国夺得世界杯冠军

东德青少年培训体系行之有效

然而,如果我们仔细观察2014年的话,就不难发现,当下的德国足球,其实深受东德足球的影响,尽管不愿意承认。

今年夺得世界杯冠军的德国队中,皇马中场托尼·克罗斯是唯一一位出生在前东德的球员。在银河战舰宣布签下克罗斯后,西班牙报纸《马卡报》称他为“东德足球最后的天才”。他于 1990 年 1 月 4 日出生于波罗的海沿岸城市格赖夫斯瓦尔德,那时柏林墙刚倒塌不久。事实上,克罗斯在幼年时期过着一段社会主义生活,随后德国统一,成为欧洲强国。

德国队在巴西世界杯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类似东德计划经济的10年青训体系之上的。前罗斯托克和柏林联合足球队主教练海因茨·维尔纳说,两德统一后,他对西德在年轻球员身上投入的太少感到失望。1992年,在德国足协年会上,维尔纳提出了这个问题,却遭到了很多人的嘲笑。

在德国队在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锦赛上遭遇惨败后,西德足球从业者开始重新考虑维尔纳的建议。2002年,德国各地开始开设足球学校,足协也迫使德甲俱乐部成立自己的足球学校。12年后,我们在巴西世界杯上看到了青训的成果。格策在德国和阿根廷的决赛中替补出场,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半岛晨报、海利网记者赵焕姝译

标签: 德甲联赛实力




分享到:

友情链接: JRS直播网 jrkan直播 低调看高清直播nba 极速体育 JRS直播 NBA直播吧 NBA直播 JRS低调看高清直播 jrkan直播